近年來,“懸在城市上空的痛”——高空墜物、拋擲物問題日益突出。對被砸中者來說,是天降橫禍;對無辜的住戶來說,也是無妄之災。1月13日,官渡區法院對昆明幸福鄰里小區高空拋物致人損害賠償糾紛案進行判決,因無法查實高空拋物者,昆明幸福鄰里小區26棟二層(含二層)以上共221家住戶及物管公司被判賠98萬余元。

  掉落瓷磚致人傷殘

  2019年7月31日,家住昆明幸福鄰里小區26棟的潘大媽剛走到單元樓下,就被樓上掉下的一塊巴掌大的瓷磚砸中頭部,造成肢體偏癱。事發后,潘大媽被及時送到醫院搶救,其家屬向警方報案。警方對現場進行了勘查,但沒有找到“兇手”。

  據了解,幸福鄰里小區屬于官渡區金馬街道幸福鄰里社區十里鋪路,屬于官渡區住保局管轄的公租房。幸福鄰里小區26棟為磚混結構高層建筑,外墻沒有貼瓷磚。每層有2部電梯,每層的內走廊為半環形,內走廊及乘坐電梯的走廊均為半開放式,沒有全封閉的欄桿和窗戶,26棟的進出口處沒有安裝視頻監控。

  沒找到“兇手”,潘大媽只好委托云南天外天律師事務所滿林強、何瑞2名律師維權,將26棟二層(含二層)以上224家住戶及物管公司一并告上法庭,索賠121萬余元。

  物管公司認為:本案的發生是真實客觀的,但潘大媽受傷與物管公司的管理行為沒有因果關系,物管公司不是本案適格被告,請求駁回潘大媽對物管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224家住戶中,各家在法庭上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有些住戶說,事發當天沒有在家,而是在上班;有些住戶說,他們只是租戶,不應該對潘大媽受傷承擔賠償責任;有3家住戶說,他們就沒有入住過;還有些住戶說,物管公司管理不到位,如果事發單元樓安裝有攝像頭,就能找到“兇手”,物管公司沒有盡到安全保障和安全提醒義務,所以,物管公司應當承擔大部分賠償責任。

  法院判決

  221家住戶和物管共賠償98萬余元

  官渡區法院于2020年12月3日開庭審理了該案,關于案件的責任認定,法院認為,《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規定:禁止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的,由侵權人依法承擔侵權責任;經調查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有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赡芗雍Φ慕ㄖ锸褂萌搜a償后,有權向侵權人追償。發生本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的,公安等機關應當依法及時調查,查清責任人。

  法院認為,公民的身體權、健康權應當受到法律的保護。法律規定該補償責任的目的是為了對受害人權利進行必要的保護和救濟,即在不能確定具體侵權人時,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對其損失予以補償,以實現社會公平正義。

  案件原告潘大媽在經過官渡區幸福鄰里小區26棟進出口處時,被高空落下的一塊瓷磚砸傷,事發后,牛街莊派出所出警對現場進行勘查,從事發現場并結合原告受傷的部位和傷情分析,潘大媽是經過小區26棟進出口時被瓷磚砸傷,綜合派出所的調查情況和涉案建筑物外墻無瓷磚等內外結構特征判斷,該瓷磚是幸福鄰里小區26棟進出口即二層以上電梯走廊開口處人為拋擲的物品,故本案自然人被告即幸福鄰里小區26棟二層(含二層)以上所有的房屋使用人均可能系加害潘某的建筑物使用人。

  224家住戶中,其中3戶提交的水電費賬單信息,能夠證實在事發前該房屋無人居住,為空置房屋的事實,能夠排除其高空拋擲瓷磚的可能性,所以這3家住戶可以免責。

  關于被告物管公司應否承擔責任,法院認為,《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條規定:物業服務企業等建筑物管理人應當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規定情形的發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應當依法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案件中,被告物管公司作為幸福鄰里小區的物業服務人,應當為業主提供建筑物及其附屬設施的維修養護、環境衛生和相關秩序的管理維護等物業服務,采取合理措施保護業主的人身財產安全。

  庭審中,物管公司未舉證證明其就涉案26棟住宅樓進出口、樓道走廊等重要位置制定了科學、有效、合理的物業管理方案,對防止高空拋物、提倡文明生活等相關內容進行了宣傳。另,該公司對其提供物業服務的幸福鄰里小區26棟未安裝視頻監控,法院認定該公司提供的物業服務管理不到位,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應依法承擔未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

  最終,官渡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潘大媽受傷產生的醫療費、后續醫療費、殘疾賠償金等共計986680.72元,由221家住戶賠償80%的經濟損失即789344.58元,每戶賠償三千余元,物業公司賠償20%的經濟損失即197336.14元。

  律師說法

  高空拋物構成犯罪

  滿林強、何瑞表示,現行《民法典》的頒布及施行,將高空安全的保護推向了新高度,明確禁止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對高空拋物、高空墜物致人損害的民事責任進行了厘定,也對物業服務企業的安全保障責任和公安機關的調查責任作出了規定,真正體現了“人民安全至上”的理念,打破了傳統民事責任劃分的“社會性立法”,進一步調整了傳統的被害人和建筑物所有權人、使用權人。

  《民法典》的施行對遏制高空拋物行為發生、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具有重要作用。本案中,潘大媽外出回家,行走至單元樓下卻飛來橫禍,截至目前仍未完全康復。事件發生后,轄區派出所在立案介入調查后,無法確定具體的侵權人,于是潘大媽將二層(含二層)以上所有住戶(共計224戶)及物管公司告上法庭。

  1月15日,潘大媽拿到一審判決,由二層(含二層)以上住戶(221戶)每戶各賠償三千余元;物管公司賠償197336.14元。

  滿林強說,本案的裁判,旗幟鮮明地表達出向高空拋物等不文明行為說“不”的態度。物業服務企業提供的物業服務管理不到位,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也因此要承擔一定的法律后果。此外,剛剛頒布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規定,高空拋物情節嚴重的構成犯罪,承擔刑事責任。

  相關新聞

  空中飛下一把菜刀

  小伙嚇出一身冷汗

  3月4日17時左右,文山加州花園小區人行道上,云龍汽配店鋪的員工小農正在和同事一起搬東西,突然聽見“嘭”的一聲,轉過身一看,一把菜刀落在他身后,又彈飛到1米外,他嚇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蹲的位置再往后一點,菜刀就砸在他身上了,后果不堪設想。

  小農平靜后,拍了圖片和視頻發在“加州花園小區業主群”里,詢問是誰家的菜刀,群里沒有人回復。隨后,小農向警方報案。

  幸運的是,這把“飛來”菜刀,沒有造成人員傷亡。

  記者 柏立誠